博客

    20 02月
    Facebook 封锁澳大利亚
    作者:蒲公英
    0条评论
    Facebook unfriend 澳大利亚
    一项法律提案要求科技公司为其新闻文章的链接向澳大利亚出版商付费,Facebook对此做出回应,突然决定限制人们和出版商在澳大利亚分享新闻。 Facebook多年来一直努力压制虚假信息,但却能在几天内成功压制高质量新闻。在这两种情况下,Facebook快速、放任的方式继续伤害数着百万人…… 多年来,社交媒体平台、新闻出版商、政府和互联网用户一直处于不平衡状态。幸运的是,为了推动积极的改变,冲突往往是必要的。 我更愿意看到的结果是,澳大利亚封锁 Facebook,转而阅读真正的新网站。 原文
    16 01月
    庆祝 Drupal 20 周年!
    作者:蒲公英
    0条评论
    Drupal 庆祝 20 周年!
    2001年1月15日,也就是整整20年前,我向世界发布了Drupal 1.0.0。我当时22岁,刚刚大学毕业。当时,我不知道Drupal有一天会支持35个网站中的1个,并影响全球这么多人。 与其他事情一样,Drupal做对了一些事情,但我们可以做的更好。我最近在我的DrupalCon欧洲2020主题演讲中谈到了这一点,但我将在这里总结一些想法。 为什么我20年后还工作于Drupal?
    11 01月
    有人能再添加一些HTML标签吗?
    作者:蒲公英
    0条评论
    有人能再添加一些HTML标签吗?
    每天都有数百万新的网页添加到互联网上。它们中的大多数是非结构化、未分类的,而且几乎不可能被软件理解,这很叫人厌烦。 请看下 Sir Tim Berners-Lee 的维基百科页面: 维基百科编辑器内的代码
    19 12月
    Drupal 现状与展望(2020年12月)
    作者:蒲公英
    0条评论
    Drupal 现状与展望(2020年12月)
    DrupalCon Europe 展望 上周 Drupalist 齐聚于 DrupalCon Europe 2020。按照惯例,我发表了 Drupal 主题演讲。你可以下载我的演讲资料(146 M)。 我演讲的主题是“如何优化影响”。我的 DrupalCon 演讲通常以产品为中心。这一次,我想更多地反思过去 20 年 Drupal 建设历程。 Drupal 在拥抱技术创新方面做得很好。没有多少技术能在 20 年的剧烈变革中幸存下来。我把我们目前在 Headless Drupal 上的工作称为紧跟创新步伐的最新例子。现在我们正致力于为 Drupal 发布官方 JavaScript 组件,从解耦菜单开始。
    12 11月
    谁资助Drupal的开发?(2019 - 2020版)
    作者:蒲公英
    0条评论
    谁资助Drupal的开发?(2019 - 2020版)
    深入分析2019年7月1日至2020年6月30日Drupal是如何发展的。 在过去的几年里,我调查了Drupal.org的贡献数据,以了解Drupal项目是如何工作的。谁开发了Drupal?Drupal社区有多多样化?Drupal的维护和创新得到了多少资助?赞助来自哪里? 即使你不使用Drupal,这份报告也可能会让你感兴趣。它提供了对一个世界上最大的开源项目的内部工作原理的深入的刨析。 今年的报告显示: